语兰

喜欢七五折喜欢戴莫喜欢络崽喜欢我家芸姐~~S队队推报到!

【戴莫】后来的我们

PS:请结合歌曲《后来的我们》食用
渣文笔ooc预警
虐虐更健康(顶锅盖跑走






然后呢
她们说你的心似乎痊愈了
也开始有个人为你守护着
我该心安或是心痛呢


戴萌一早起来,便发现手机上一大堆的微信消息提示。消息的来源,是沉寂了不知多少年,只在一年一度的聚会前后会有人说话的Team SⅡ的微信群。
现在想起来的话,自己已经毕业十年了呢……
点开微信群,戴萌扣了字发出去:

【戴萌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?还不到聚会的时间吧?有没有人能给我说说看是什么事呢?(* ̄︶ ̄)

戴萌没有料到,她这条消息一发出去,便导致了全场寂静。刚刚还吵吵闹闹的几个人,瞬间没了声儿。戴萌觉得奇怪,自己又没做什么。

【戴萌】怎么不说话?我有这么可怕吗?还是你们有人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呢?(。•ˇ‸ˇ•。)

戴萌等了很久,终于有人出来说话了:

【许佳琪】戴萌,莫莫她要结婚了,婚礼就在三天后,你不知道吗?

一句话,如造雷击。戴萌愣了好久好久,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——空落落的,有点疼的感觉,但是……却好像如释重负?到底,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呢?这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。
良久,她嘴角牵起一个苦涩的弧度:

【戴萌】她的事,我怎么会知道?


然后呢
其实我的日子也还可以呢
除了回忆肆虐的某些时刻
庆幸还有眼泪冲淡苦涩


发完这则消息,戴萌一下子倒在床上,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。
半晌,她拿起手机,向自己的上司请了一天的假,便将手机放到一边。
说起来,这些年她倒是彻底回归了一个普通人的生活,依照自己的大学专业,成了一名律师,每天朝九晚五。年轻时候那些浪迹天涯或闻名于世的梦想,已经被时间冲刷的几乎不留痕迹。
虽然有个时候会非常忙,但是总的来说还是非常稳定的。总之,一切都还可以不是吗?
但是……
一个人的夜里,总会想起那个笑意盈盈、眉眼弯弯的人,那个曾经她那么希望靠近、那么希望珍惜的——莫寒。
想起她的可爱,想起她的傲娇,想起她的脆弱,想起关于她的,一切的一切。
然后会不自觉地流下泪来,打湿了枕头,打湿了自己的回忆,然后一点一点冲淡心中那些苦涩的感觉。


而那些昨日依然缤纷着
它们都由我细心收藏着
也许你还记得
也许你都忘了
也不是那么重要了


在SNH48生活、打拼的那些岁月里,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从始至终都是莫寒,她总是笑着鼓励自己要再努力一点走下去,说不定明天就会变好呢?
现在想来,如果没有她的支持,自己或许早就撑不住了。但万幸的是,她在,我在,我们都还在!
想起自己送她的那杯一点点,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。那次生诞公演,她说的那一句:
等什么呢?等什么呢?等她回来嘛~
瞬间让远在伦敦的她心底的温柔泛滥成灾,恨不得立即冲回去抱抱她——虽然说不定会被盐哦。不过是莫寒的话,被盐也是一种幸福来着。
对于络络借机套路莫寒的事,自己嘴上不说,心里却还是有些惦记的。而在下一年的生诞公演,自己终于有机会对着她唱出那首《恋人未满》。
因为太紧张太激动,所以一直在疯狂地忘词,嘴也特别多,还表现得特别皮,害怕被她看出来自己眼中那不同寻常的情绪。
她笑得很开心,笑着笑着却流了泪。
不要哭啊莫寒,看着你哭,我也忍不住啊……
这些,不知道莫寒还记不记得啊。不过时隔十年,而且她又……记得不记得,又有什么所谓呢?反正,也不再重要了。


只期待后来的你能快乐
那就是后来的我最想的
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
只是不再并肩了
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


要结婚了吗……
戴萌发了很久的呆,翻身坐起,拿起手机对许佳琪发了一条信息:

【戴萌】许佳琪啊,莫寒婚礼的邀请函,她是不是给你们每个人都发了一份啊?
【许佳琪】是啊,至于她为什么要瞒着你……不过,就算是告诉你了,邀请函发给你了,你也不一定会去吧?
【戴萌】……
【戴萌】不,我一定会去的。莫寒那么幸福的瞬间,那么重要的一天,我怎么可能不去参与呢?三天之后是吗?地址给我一下。
【许佳琪】你想好了,真的要去?
【戴萌】对,想好了。
【许佳琪】那好,我把地址分享给你。

戴萌放下手机,想着:自己这个朋友啊,还真的是太了解自己了。第一个察觉她看莫寒的眼神不对劲的就是她。
当然,这可能是同类之间的直觉,因为她看吴哲晗的时候,那眼神和我看莫寒时一模一样。
只不过她和吴哲晗这些年似乎也不太对劲……
想到莫寒要结婚了这件事……
戴萌的眼神黯淡下去,很快却又恢复如常。
总之,无论怎么样,莫寒她快乐不就好了吗?自己没有勇气给她的、没有办法给她的幸福,交给另一个人也无妨,只要她快乐就好。
真的!哪怕这份快乐,到头来,与我无关。


亲爱的
回忆我们共同走过的曲折
是哪些带我们来到了这一刻
让珍贵的人生有失有得


“戴萌啊,你说你这一去不是自己再找不痛快吗?”许佳琪一边开车,一边对着副驾驶座上的戴萌说着。戴萌一脸冷漠(ㅍ_ㅍ):“许佳琪,你给我好好开你的车去。”
许佳琪知道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,只是心情不大好而已,便也识相地住了嘴。
两人一路无言,许佳琪带着戴萌一路开到了莫寒举办婚礼的酒店。
许佳琪一下车便在人群之中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高挑身影,整个人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去。此时戴萌已经走到她身边:“许佳琪?怎么了吗?”
她摇摇头,开口:“对了戴萌,我忘了告诉你,这婚礼没有邀请函是进不去的。我今天就不去了,邀请函你拿着啊。”说完,不等戴萌反应过来便跳上了车,朝她摆了摆手:“快去快去,我就在车上等你好了。”
戴萌没办法,低头看了看表,时间也快到了,便只能自己一个人离开。
走了几步路,看到酒店入口处正在嬉闹的几个熟悉的身影,嘴角牵起一抹笑,却在看到吴哲晗的时候顿了一下。
原来如此,许佳琪啊许佳琪,和我比起来,你似乎更胆小一点啊……
见到戴萌来了,几人吃惊之余却又多了兴奋快乐,毕竟那么久没见面了嘛。
徐子轩在戴萌面前还是不改从前的孩子气:“戴萌~~”说着便要往戴萌身上扑(づ′▽`)づ。戴萌倒也笑呵呵地回抱住她。蒋芸在一旁抿嘴轻笑,袁雨桢倒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,吕一、刘增艳和冯晓菲“超乖”的在一边站着,钱蓓婷、孔肖吟和孙芮一如既往地在闹,陈观慧和陈思两个人默默地一起窝在一边,李宇琪在和徐晨辰和温晶婕两人聊天——当真是熟悉又温暖的一幕。
孔肖吟开口:“我就说戴萌怎么可能会不来嘛,钱蓓婷,你输了!请我一斤小龙虾!”
“好,不过拜托把你那嘚瑟的嘴脸收一收成不成?”
“钱蓓婷你皮痒了不是?”
“不不不,我错了(シ_ _)シ。”
吴哲晗笑了笑,问道:“戴萌,你来的路上看到许佳琪了没有?”戴萌愣了一下,立即否定:“没有,不过她三天之前约我出来把邀请函给我了,因为她今天有要紧事来不了。”
吴哲晗闻言点了点头,有些失落的样子,但很快恢复正常:“这样啊……对了,时间差不多了,既然人已经到齐了,就进去吧。”
进了门不久后,几人便看到了正在招呼客人落座的莫寒。
戴萌呼吸一滞,她一直知道莫寒好看,但是没想到穿着洁白婚纱的她是这么美,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。
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打招呼、祝贺,她笑着,眉眼弯成了小月牙。戴萌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,却还是免不了正面对上莫寒的眼睛。
看到戴萌,莫寒明显的一愣,没有说话。戴萌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梁,支支吾吾开口:“莫,莫莫,好久不见……”
新婚快乐,这四个字,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。
莫寒笑了,但却并不快乐的样子: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
对上她的眼,是一眼万年。
戴萌觉得自己是白痴,不过只是四个字,有什么不能说的?自己早就没有机会了不是吗?为什么还要吝啬给她的祝福呢?难道自己不希望她快乐吗?
只是,还是,没有办法说出口啊……没有办法放下那些美好的回忆,没有办法看着这样的莫寒彻彻底底地走到他人的身边啊!
但是,不放手,又能怎样呢?


用新的幸福把遗憾包着
就这么朝着未来前进了
有再多的不舍
也要狠心割舍
别回头看我亲爱的


新郎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,和莫寒站在一起很是登对,大家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。
“新郎,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“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神父转向莫寒,戴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灯光之下,她肌肤如雪、明眸皓齿。
“新娘,你愿意嫁给新郎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戴萌的拳头攥紧了一分:戴萌,你是不是傻?除了我愿意,你还希望听到她说什么?不愿意吗?别傻了!
“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没有人注意到,戴萌的手上青筋毕露,拳头捏的死紧,关节泛白。
“好,我以圣灵、圣父、圣子的名义宣布:新郎新娘结为夫妻。现在,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
戴萌“腾”地一下站起来,也没有估计后果的心思了,甩下一句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便离开了。
不要回头,求求你戴萌,不要回头!
戴萌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自己,现在回头只能够看到最让自己难过的一幕,所以,无论如何,不要回头!
可是她没有看到,新娘错开了新郎的吻,目光停留在她的背影。


在某处另一个你留下了
在那里另一个我微笑着
另一个我们还深爱着
代替我们永恒着
如果能这么想就够了


“许佳琪,开车。”
戴萌拉开车门,一下子坐进去。许佳琪却似乎早料到似的,也没说什么,便发动了车子往两人暂住的旅馆开。
一会到旅馆,戴萌便把自己锁在房间,眼泪不听使唤地往下掉,砸在地面上,碎成一朵透明的花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沉沉睡去……
她难得的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十年前的自己和十年前的莫寒。
梦里的她没有再怯懦,牵起了莫寒的手再也没有放开。梦里的莫寒再也没有离开,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,自己看着她微笑,看着她的眼睛尽是无需掩饰的深情。
在梦里,她们还深爱着,还能够这样在一起,一起直到永远。
梦醒时却是凌晨,看着窗外尚且黑暗的天空,戴萌笑了——无论怎样,或许在另一个地方、另一个自己还和另一个莫寒站在一起,她们会代替我们走下去,所以……戴萌啊,这样就够了,真的够了。


无论是后来故事怎么了
也要让后来人生精彩着
后来的我们我期待着
泪水中能看到你真的自由了


后来的我们没有在一起,也很少——不,是再没有见过面。自己还能够从朋友圈里她的动态了解到她生活的片段,也只是片段而已。
但是,其实不管后来的我们之间是否还有着故事,无论我们的故事如何发展,我只希望能够看到我最珍爱的莫寒——自由、幸福且快乐……

评论

热度(23)